:樂高中國業務勁增B面︰137家加盟店黯然出局_上市公司_證券頻道首頁_財經網 - CAIJING.COM.CN
當前位置︰證券頻道首頁 > 上市公司 >
 

本文來源于 2019-12-24 09:03:54
字號︰

猝不及防。

12月22日,在上海樂高活動中心海外灘店門口,聞訊而來的數位學員家長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這家樂高中心的關閉,給自己家庭帶來的損失,少則數千元,多則兩萬元以上。

造成損失的導火索來自12月16日,上海樂高活動中心金橋店、瑞虹店、海外灘店,毫無預兆宣布停業。

12月22日,這3家門店的實際掌控人方杰,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關店是由于品牌及課程授權到期的問題。“我想借此和樂高教育談判,但沒想到發酵了,成了這樣的局面。”方杰表示。

在方杰看來,包括他在內的加盟商,都是樂高集團在中國戰略轉向的犧牲品,而樂高教育正是樂高集團擴張的其中一環。

在國內,與這3家門店有著同樣代理商背景的,還有134家加盟店。

12月19日,此前樂高教育中國區許可的可直接運營或者轉授權第三方運營“樂高教育校外活動中心”的合作伙伴—北京西覓亞科技有限公司(下簡稱“西覓亞”),向時代周報記者證實了這個數字。

12月19日,樂高教育在給時代周報記者的回復中對此“深表遺憾”。但就加盟商相關控訴的問題,截至發稿,樂高教育未回復時代周報記者。

樂高教育在中國怎麼了?137家加盟門店和門店旗下的學員們,又該何去何從?

突然的通知

閉店風波始于今年10月。

10月11日,樂高教育在官方微信發表聲明稱,樂高教育校外業務將終止與西覓亞公司的合作關系。

方杰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加盟商是8月份才得到授權即將終止的消息,到10月份樂高教育宣布正式終止,事態的迅速發展令他“難以招架”。

8月,樂高教育向加盟商給出一份過渡方案。

方案中寫明,第一階段,“樂高教育”品牌及課程使用權更換日期截止于2019年12月31日;第二階段,停止使用樂高教育教材日期截至2020年7月31日。

如前文所述,受此方案波及門店達137家。

由于方杰不願簽署方案,他旗下3家門店在10月被取消了授權資格。

隨後,方杰的樂高活動中心海外灘店出現擠兌,家長排隊前去退款。

為了短時間內恢復授權,渡過擠兌危機,方杰于10月17 日、21日通過電子郵件回復確認了過渡方案。

但在之後的日子里,方杰發現經營難以為繼。

“10月樂高宣布終止合作以前,我們一家店的營業額是在20萬元以上;宣布以後,三家店的營業額總共是30萬元,瑞虹店租金是10萬元一個月,老師成本2萬元,就是固定支出22萬元,這還不算會員的退費。你告訴我,怎麼活下去?”方杰反問時代周報記者。

但在樂高教育公開發布的聲明中,其表示,根據國家相關政策,相關機構不得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樂高教育已給出足夠的過渡時間讓學員完成消費。

與此同時,部分門店選擇臨陣換牌以獲得繼續營業的可能。

12月21日,時代周報記者在廣州發現,一家經營了6年多的、西覓亞旗下的樂高活動中心正在醞釀換牌,新品牌廣告海報已經張貼在門口。

這條路,方杰也有過考量。

“為了產生業績,我可以進行換牌,但是原消費者可能不認可,消費者要麼降低預期,要麼就是強制退費,這是客戶和經營者利益的雙重受損,其實也是不死半活著。”方杰說道。

方杰強調,門店換牌並不簡單,因為課程體系需要進行調整,整個過程至少需要一年。

上述廣州門店的工作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坦承,更換品牌的舉措是10天前才開始的,新品牌對應的編程課程還沒有更多可以呈現的細節。

千絲萬縷的代理關系

一邊是加盟商的無奈和倉促換牌,另一邊是樂高教育的“與我無關”。

時代周報記者從家長維權群里得到的數據顯示,截至12月22日,僅海外灘店樂高中心,已有359名家長登記了子女尚未上完的課程信息。

學員家長渴望樂高教育方面作出回應,甚至有學員家長發送英文郵件至丹麥樂高總部。

然而,12月17日,樂高教育在發給媒體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樂高教育從未與此前媒體所報道中提及的門店有過業務關系。

12月19日,西覓亞加盟部市場經理呂倩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完全不能接受”。

“首先,品牌是樂高方的,我們每年收上來的品牌費用也是一半要交給樂高的,每年我們還要求加盟商購進10萬元的樂高教具。”呂倩解釋道。

呂倩還表示,樂高教育多次前往方杰旗下的門店進行參觀,整體樂高活動中心所使用的活動手冊,甚至有方杰所負責的門店老師的形象。

呂倩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在樂高執行多代理商政策之前,西覓亞一直是獨家代理。在國外,基本上提到樂高教育,都是以教室的形式,而不是國內這類基本上300平方米以上的樂高活動中心的模式。”

“目前樂高活動中心應用到的課程和教材,也大都是由樂高總部這邊提供,再由西覓亞這邊進行翻譯然後給到加盟商的。”呂倩表示。

令方杰最難以接受的,正是他作為做早一批樂高活動中心的經營者,短時間內失去授權的失落。其認為樂高教育抹殺了自己的貢獻。

備受重視的中國市場

事實上,樂高教育近兩年來在中國市場頻繁調整商業合作伙伴。

2017年,樂高教育開始在中國的校外業務引入多代理商政策,終止西覓亞一家獨大的局面。

據樂高教育官網顯示,目前西覓亞的代理權限中已經不包含校外活動中心業務。目前,在中國大陸地區,僅北京獅王陽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擁有開展校外活動中心業務的授權,但獅王並不擁有轉授權業務。

10月11日發表的聲明中,樂高教育表示︰“我們正在與新的合作伙伴實施一項激動人心的發展計劃,近期將向大家公布相關進展。”

此外,經呂倩確認,一直由西覓亞運營的FLL(FIRST LEGO League)賽事經營權也已和西覓亞無關。

12月18日,CIC灼識咨詢咨詢總監馮彥嬌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樂高教育取消西覓亞授權是可以理解的。“經過多年的發展,樂高教育發展了多家代理機構,對西覓亞的依賴性已經不強;其次,樂高教育並不能享受西覓亞旗下加盟機構的業務收入。”

調整計劃背後的更深層原因,是樂高集團在中國市場的強勁發展。

2018年度,樂高集團業績從上一年度的下滑趨勢中脫離,開始恢復增長。數據顯示,樂高集團全球零售額同比增長3%,全年收入同比增長4%。

但在美國和西歐等成熟市場,收入仍以較為緩和的個位數增長。

與之鮮明對比的是,樂高集團在中國的收入有兩位數的強勁增長。

早在2018年3月,樂高集團CEO Niels B. Christiansen曾經公開表示,高速增長的中國市場,是玩具制造商們瞄準的一塊誘人蛋糕。

方杰的經營數據也驗證了中國市場的發展,他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2012年末,其第一家樂高的年營收約為200萬元,到2018年,已增長為350萬元。

趁勢追擊,樂高集團亟須在中國市場擴大版圖。

公開計劃里,樂高集團于2019年在18個城市開設了80家品牌零售店,到2020年底,將開設220家店。其中很多新店將位于二三線城市。

“我們要開到更偏遠的地方,讓本來接觸不到樂高的孩子們能玩上樂高。”Niels B. Christiansen野心不小。

在樂高教育方面,目前公開的數據是,全球已有超過300家樂高活動中心。

但樂高教育正在經受國內競爭者的沖擊。

“近年來,樂高教育受到了來自少兒編程、思維訓練、藝術、舞蹈體能等其他早教課程的沖擊。大部分的樂高早教班,都開設了其他課程來豐富課程體系,滿足消費者需求。” 馮彥嬌向時代周報表示。

上述廣州門店的工作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樂高課程並不存在壟斷的情況。“不能說我使用了你這個玩具上課,就是侵權。課程研發才是最重要的,我們有獨立研發的能力。”該工作人員以此為理由,說服家長購買授權即將到期的樂高課程。

(編輯︰王焱灼)
關鍵字︰
分享到︰
相關閱讀

編輯推薦

  • 宏觀
  • 證券
  • 金融
  • 產經
  • 汽車
  • 科技
  • 地產
  • 財訊集團
  • 合作伙伴
  • 財經資訊
  • 股票金融
  • 商務管理
  • 時尚娛樂
  • 友情視頻
  •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