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利有疑點、業務藏風險、關聯存謎團 杰美特手機套第一股夢或難圓_市場動態_證券頻道首頁_財經網 - CAIJING.COM.CN
當前位置︰證券頻道首頁 > 市場動態 >
 

本文來源于 2019-12-20 16:48:25
字號︰

淨利潤波動較大,營業收入存重大依賴,關聯交易錯綜復雜,多家子公司、孫公司轉讓注銷合規待查——眾多隱匿的疑團待解,杰美特希冀成為A股市場“手機套第一股”的夢想大概率難實現。

燭影惶惶/文

帶著華為供應商的光環,深圳市杰美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杰美特”)5年3闖IPO。自2016年首次闖關IPO因盈利能力下滑終止審查,2017年報送招股說明書又主動撤回之後,2019年4月,杰美特開始了第三次IPO闖關之旅,並于11月7日提交了最新版招股說明書。

一而再再而三背後,杰美特IPO向往之心一目了然,但心之所往就代表力之所及嗎?杰美特幾番闖關,存在著營業收入存重大依賴、關聯交易錯綜復雜、多家子公司、孫公司轉讓注銷合規待查等疑問,杰美特希冀成為A股市場“手機套第一股”的夢想,難實現或是大概率事件。

淨利潤波動疑點重重

淨利潤是反映一家公司盈利水平的關鍵指標。

杰美特的首次闖關也曾因這一關鍵指標出現異常而終止審查。據杰美特2015年提交的招股說明書所披露信息來看,受海外市場銷售疲軟及行業競爭加劇的影響,杰美特淨利潤一路下滑,2012-2014年分別實現淨利潤7182.3萬元、6623.74萬元及5621.43萬元,持續下滑。而到了2015年上半年,淨利潤則進一步大幅下跌為-380萬元,並因此導致杰美特首次闖關終止。

那麼,2015年全年及之後杰美特的淨利潤情況又如何呢?杰美特2017年提交的招股說明書顯示,杰美特在2015年下半年奮起直追的情況下,淨利潤大幅下滑仍無力挽回,全年實現淨利潤2289.77萬元,同比下滑了近60%。2016年稍有回轉,杰美特實現了3368.6萬元的淨利潤,但相比此前數據仍遠未追上。

再來看近兩年的數據,杰美特最新招股說明書顯示,2017年,杰美特淨利潤仍顯疲軟,全年實現淨利潤3982.84萬元,雖同比實現了18.23%的上漲,但仍處2012年淨利潤高值時的“腰斬”位置。

突然的變化發生在2018年。2018年,杰美特實現淨利潤6129.54萬元,同比上漲超50%,接近2012年淨利潤巔峰之時。2019年上半年,淨利潤數據再次放大,僅半年,杰美特便實現淨利潤6155.06萬元,超2018年全年淨利潤。

但大幅上漲及突如其來的變化卻透著疑問。

最近幾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增速出現負增長。根據IDC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是個分水嶺,這一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趨勢由上漲轉為下滑,出貨量14.66億部,同比下滑0.48%;2018年的下滑趨勢進一步擴大,2018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14.05億部,同比下滑 4.34%。如此看來,杰美特的下游已出現需求不足情況。

此外,在招股說明書中,杰美特基于“一個手機配套一個保護殼”的假設,得出了和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相同的全球智能手機保護殼的銷量。這意味著全行業的整體銷量也自2017年以來呈現下降趨勢。

111

從杰美特的收入結構來看,杰美特主要產品為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保護類產品,2018年營業收入佔比超過97%,其中,來自智能手機保護類產品的銷售收入佔比達80.57%。那麼,在需求下滑、全行業整體銷量下降的情況下,杰美特是如何逆勢而為,讓淨利潤實現大幅增長並有翻倍趨勢呢?其合理性在哪兒?

骨子里重度依賴

杰美特在帶著華為供應商的光環沖擊IPO的同時,似乎也戴著依賴的枷鎖。

從歷次招股說明書披露的數據可以看出,杰美特對于華為的依賴正一步一步提升。2014年,華為終端有限公司(下稱“華為終端”)是杰美特的第三大客戶,銷售額為4135.26萬元,在當期營業收入中的佔比為8.2%。2015年,華為終端一舉躍升為第一大客戶,當年銷售額翻倍漲至9567.64萬元,在當期營業收入中的佔比也大幅提升至20.15%。

此後,華為終端便穩居杰美特第一大客戶的寶座。杰美特對華為終端的銷售額除2016年的9459.51萬元有小幅回落外,便一發不可收拾地屢創新高。2017年,杰美特向華為終端的銷售額近1.27億元,在當期營業收入中的佔比為23.47%;2018年,杰美特向華為終端的銷售額翻倍至2.65億元,在當期營業收入中的佔比迅速突破上升至40.99%。

這一趨勢似乎有著明顯的加重跡象。招股說明書顯示,僅2019年上半年,杰美特便向華為終端銷售了2.14億元,在當期營收中的佔比更上升至54.25%。可見,杰美特的營業收入中,華為終端的貢獻已超“半壁江山”。杰美特對華為終端的依賴度一目了然。

當然,對大客戶的重度依賴在支撐業績增長的同時,也暗含著潛在風險。一旦這些大客戶的采購縮水,就會造成杰美特的營業收入、淨利潤等財務數據的大幅波動。

回顧來看,2015年,也就是杰美特首次闖關因淨利潤大幅下滑終止IPO審查的那一年,當年,杰美特便曾遭遇過這樣的一次經歷。Griffin Technology 為杰美特2014年的第一大客戶,杰美特對Griffin Technology 的銷售額為1.25億元,在當年營業收入中的佔比達到24.79%,但到了2015年,杰美特對Griffin Technology 的銷售額出現了“腰斬”,從2014年的1.25億元下降至2015年的5873.96萬元;還有,Ascendeo France 為杰美特2014年的第二大客戶,杰美特對Ascendeo France 的銷售額為6051.73萬元,在當年營業收入中的佔比達到12%,但到了2015年,前五大客戶中已沒有Ascendeo France的蹤影,也就是說,即使Ascendeo France當年仍向杰美特采購,但采購額也低于杰美特第五大客戶1999.86萬元的采購額,這個變化又豈止是“腰斬”呢!

撲朔迷離關聯方

3次遞交招股說明書的杰美特在審核中也暴露出復雜且撲朔迷離的關聯關系。

招股說明書顯示,報告期內,杰美特與旗下多家子公司、孫公司接連進行分割,要麼轉讓,要麼注銷,要麼解散。2016年,子公司海創軟件注銷,孫公司智匯時代被轉讓;2018年,子公司杰鴻塑膠、杰冪數據注銷,孫公司香港道瑞解散。

對此,證監會發審委在《深圳市杰美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業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下稱“反饋意見”)中要求杰美特對“公司轉讓及注銷原因,是否存在重大違法違規行為;……對外轉讓的子公司,受讓方是否與實際控制人、董監高存在關聯關系”等問題進行詳細說明。

與此同時,杰美特實際控制人及關聯方旗下的子公司亦存在已注銷或正在注銷的情況。對此,證監會發審委也在反饋意見中提出多重疑問,例如,實際控制人旗下其他企業是否與杰美特客戶、供應商重合;關聯企業是否存在為杰美特承擔成本的情況;關聯方企業是否與杰美特客戶及供應商存在資金往來等情況。

撲朔迷離的關聯方及關聯關系,仍待進一步核查揭曉。

更值得質疑的是,杰美特與供應商實際控制人的關系也撲朔迷離,甚至還出現過短暫雇佣關系。

證監會發審委在反饋意見中提到,杰美特的供應商東莞市嘉泰塑膠科技有限公司、東莞市久瑞 橡膠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市貿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王敏,曾在杰美特任職;特殊情況並非一例,供應商深圳市旭升泰模具塑膠有限公司、東莞市捷之和塑膠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捷之和”)的實際控制人周平,也曾在杰美特有過短暫試用。

就以捷之和來說。 2016年6月21日成立的捷之和,當年就成為杰美特的第四大供應商,采購額為1139.1萬元。之後杰美特對捷之和的采購金額逐年遞增,2017-2019年上半年,這一采購額分別為1610.34萬元、5488.52萬元和2779.84萬元,並使捷之和從2018年開始一直穩居杰美特的第一大供應商之位。

任職並熟悉杰美特內部情況之後,成為杰美特供應商,這不禁讓人提出疑問︰供應商價格是否合理?供應商是否與杰美特有其他資金往來?供應商是否與杰美特實際控制人、董監高有關聯關系?如此看來,杰美特的信披之中仍有隱匿的疑團待解。

【作者︰燭影惶惶】 (編輯︰李璐)
關鍵字︰
分享到︰

編輯推薦

  • 宏觀
  • 證券
  • 金融
  • 產經
  • 汽車
  • 科技
  • 地產
  • 財訊集團
  • 合作伙伴
  • 財經資訊
  • 股票金融
  • 商務管理
  • 時尚娛樂
  • 友情視頻
  • 友情鏈接